欢迎你访问人民经济观察网
首页 > 保险

养老保险第二支柱超3万亿 企业年金何时人手一份

2021-01-07 10:14:3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
  是否拥有一份年金,将成为决定未来退休者养老生活水平的一个重要变量。与后来居上的职业年金相比,我国企业年金面临着增长停滞的困境,这种状况若持续下去,今后企业职工和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养老待遇可能会继续拉大。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第一财经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发展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有两个重点,一是重点完善企业年金制度,二是加紧建立个人养老金制度。

  近日,人社部印发《关于调整年金基金投资范围的通知》(下称《通知》),对年金基金投资范围作出调整。这项扩围政策,受到了年金投资界人士的普遍欢迎。

  然而,该政策并没有触及企业年金制度所存在的职工参与率过低的核心问题。职业年金制度只用了4年就基本覆盖了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而企业年金制度用了16年只覆盖了2700万企业职工,仅占到企业职工的近10%,绝大部分参保人难以享受到补充养老保险的待遇。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对第一财经表示,养老保险第二支柱发展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拔高企业年金这块“短板”。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改革是引入“自动加入”机制,还需同步配以减轻税费的政府让利举措,对企业的社保负担进行结构性调整。

  为资本市场释放3000亿的增量资金

  我国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包含三大支柱,其中,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第二支柱即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包括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第二支柱是补充养老保险,与职业关联,由国家政策引导、单位和职工参与,市场运营管理,政府行政监督。

  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年金制度已覆盖近6600万职工,基金累计规模逾3.1万亿元。2007~2019年企业年金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达7.07%。

  《通知》首次在政府文件中整合了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基金投资规定和要求,并统一强调年金基金投资管理的原则。

  武汉科技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第一财经表示,《通知》做了三方面的扩围,一是扩大资本市场投资范围,允许投资境外市场,这与全国社保基金保持一致的市场投资方向;二是扩大了投资品种,新增优先股、资产支持证券、同业存单、永续债、国债期货等金融产品和工具;三是提高了权益类投资的比重,从30%提高到了40%,与社保基金理事会保持一致,这可以为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长期资金。

  人社部基金司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称,此前年金基金仅限于境内投资,本次允许年金基金通过股票型养老金产品或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港股通标的股票,是年金基金实现全球范围资产配置的初步尝试。

  《通知》提出将年金基金投资权益类资产比例的政策上限提高10个百分点,合计不得高于投资组合委托投资资产净值的40%,理论上将为资本市场带来3000亿元的增量资金。

  财政部社保司司长符金陵此前在中国社科院的一个论坛上表示,近年来,企业年金和职工年金的规模也快速增长,并积极地通过适当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作为重要的长期资金,年金基金不仅实现了较好的收益,也成为稳定资本市场的重要压舱石。

  年金内部“苦乐不均”

  虽然从总体来看,我国年金基金已经积累超过3万亿元,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但其内部却存在着发展不均衡的状况。

  董登新表示,同样作为第二支柱,企业年金是自愿实施,职业年金是强制实施,这导致企业年金覆盖的范围非常狭窄,而职业年金则实现了一步到位。“从第二支柱的情况来看,确实出现了新的不公平,职业年金可以强制,为什么企业年金不能强制呢,这对于职工来说是制度上的不公平。”董登新说。

  数据显示,在第二支柱中,面向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职业年金因具有强制性,2019年覆盖率达82%,面向企业职工的企业年金覆盖率才近10%。

  职业年金的覆盖面在短时间迅速超过了企业年金,目前建立年金的单位户数约为100万户,其中企业年金只有10万户,其他90万户为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也只限于垄断行业以及一些央企国企,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企业年金被诟病为“富人俱乐部”。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企业年金的职工参与率早在五年前就出现“断崖式停滞”,从两位数增长率降至个位数。虽然2019年情况有所好转,但仍受到外部环境的极大制约。

  与企业年金停滞不前相比,随着机关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的深化,职业年金的规模还会继续稳步上升。符金陵表示,为了支持各个地方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财政最近还拨了612亿元到各地方,来解决中央驻各地单位参加保险的缺口问题,2021年还将继续安排一部分资金来保证,这样就包括职业年金在内投资的规模会进一步增加。

  2015年,我国启动了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改革,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加入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但企业职工的不同之处在于机关职业单位同步建立了职业年金制度。职业年金的初始作用是平滑“双轨制”并轨后公共部门退休金断崖下滑。

  张盈华认为,不应该用“不公平”来对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进行比较,因为公私部门制度框架是无差别的,区别在于“雇主”履行责任。职业年金制度建立,其“强制性”特征使参与率在短期内达到“全员参与”,这对发展第二支柱以及培育第二支柱成长环境是有好处的,对私营部门的企业年金制度发展也是有带动作用的。

  从职业年金内部来看,也存在着较大的差别。职业年金也分为“记账运行”和“实账运行”两种模式。记账运行是指由于财政全额拨款单位的职业年金“单位缴费”要由同级财政承担,这给地方财政带来很大的压力,权衡后职业年金选择对该部分缴费采取“记账运行”的办法,在职工退休当年再一次性记实。

  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均采取记账运行的模式,有少数地区已经实行了实账运行的模式。根据有关测算,我国约有40%的地区有能力采取实账运行,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山东、江苏、浙江和广东等地。

  张盈华认为,实账化最大的好处是可通过投资获得制度外收入,即增长造血功能,我国职业年金制度是确定缴费型制度,投资是制度存在的根基,记账运行会不断侵蚀这个根基。

  一位资深社保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表示,记账运行虽然可以大大减轻当前的财政负担,但等于是将当前财政压力转为了未来的财政负担,这一方面难以确保代际公平,另一方面也为这些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领取退休待遇增加了变数,若地方财力不支,这部分人的补充养老待遇同样是难以保障的。

  从“十四五”规划来看,扩大企业年金的职工参与率已经成为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障制度中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虽然有专家认为由于企业负担过重,当前并不适合推行“自动加入”机制,但这个机制仍然是有效扩大年金覆盖面的不二之选。

  张盈华称,企业年金的“自动加入”是一种准强制机制,企业可以选择退出。减轻企业负担不是减少这个员工福利或补充保障,而是减轻税费,是政府让利,所以推出自动加入必定会与政府让利同步。

  郑秉文认为,当前必须尽快引入“自动加入”这是目前第二支柱的一项重要改革选项,同时要辅之以开放个人投资选择权,建立“合格默认投资工具”,提高税优比例等配套政策,旨在大大提高参与率。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邮箱:axlt6@qq.com

人民经济观察网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经济网